当前位置>>首页>>闽都文化>>文化纵横
郑贞文与郭沫若的患难之交
2018-03-19 来源:福州晚报 点击数:14

  作者:赖晨

  郑贞文(1891-1969),字心南,福州长乐人。他学贯中西,是我国近现代著名的化学家、编译家、教育家,也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科学传播的先驱。他为传播近代科学知识和发展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,并热心学术团体工作,献身编辑出版事业,在统一中文化学术语方面做了奠基性的工作。

  郑贞文和郭沫若关系十分亲密。他与郭沫若先生是留学日本时的同学,两人不但关系亲如手足,而且也是患难之交。

  1923年,郭沫若从日本毕业携眷回国,生活极为窘迫,郑贞文曾想介绍他入商务馆工作,又为他商洽翻译《资本论》,均不遂,后来只得给他张罗在商务馆作译著,求版税收入,同时还把他推为学艺丛书委员会委员、学社总事务所编辑科干事。1925年夏,郑贞文与一些学艺社同仁,在上海创办学艺大学。郑贞文任董事会主席,郭沫若任文科主任兼图书馆馆长。

 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失败,11月,郭沫若从香港回到上海,被国民党反动派通缉,曾躲避在郑家。翌年2月,郭沫若大病初愈,决定再赴日本。郑贞文代买了船票,并让他假装成日本病员,用汽车送到码头。郭沫若日本夫人安娜和四个小儿女,也由郑贞文安排离开上海回日本。

  郭沫若流亡日本后,有一段时间生活相当困难,曾向郑贞文求助,但又不好意思开口。所以,郭沫若给郑贞文去信中,只画了一个女人手上拿一个空瓢,意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郑贞文见画后,立即汇去大洋300块,寄去一封信,也只画了一根点燃的火柴靠近眉毛,意为暂解燃眉之急。

  1928年至1937年,旅日艰难的10年间,郭沫若写了不少关于中国古代史和甲骨文研究的著作,也是寄给郑贞文化名“杜若”发表,收取版税。1932年,安娜生志鸿的难产关头,还好有郑贞文邮寄来稿费救急。后来,安娜还亲自写信向郑贞文致谢。抗战后期,郭沫若还通过郑贞文在福建永安东南出版社出版译诗《浮士德》《先秦学说述林》等书。

  1962年11月,郭沫若到福建考察,并在福建度过七十寿辰,因时间很紧,许多故交都难以安排会见。一天,他特地挤出时间在省政协礼堂会见郑贞文。两天后,郭又偕夫人于立群专程登门拜访家住福州河东路2号的郑贞文,并看望郑贞文的母亲,说来榕时间紧,无法携些点心水果看望老人,留500元钱聊表寸心,请郑贞文代劳。半个世纪的挚友,两人越谈兴趣越浓,于是,郑贞文就拿出一袋古钱币,请郭沫若鉴赏。其中有战国时期的刀币等,都属稀世之宝,并请郭沫若带回北京捐赠给国家博物馆。郭沫若比较细心,问及这些古钱币的来源,郑贞文说是他的女婿(原国民党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的五弟)去台湾时留下的。郭沫若考虑到统战工作的需要,还是要郑贞文保管,待两岸统一后,交还给他女婿自己处理。

  郑贞文又从自己收藏的砚台中,拿出几方请郭沫若鉴赏。其中一方砚台,中间有一圈淡黄的颜色环绕砚台,美称“玉带缠腰”,是明朝宰相叶向高用过的砚台。郭沫若非常感兴趣,反复端详,爱不释手。郑贞文要把这方砚台赠送给郭沫若,但他坚决不受。1969年,郑贞文临终前,叫儿子将这方砚台送去给郭沫若。郭沫若回信说:无价之宝,实难收受,患难之交,情更无价。只可惜这些珍贵物品在“文革”中全部遗失,当然这是后话。

  当郭沫若看到郑贞文在上海战火中抢救出来的明代精品——一对瓷碗时,欣然命笔题下“烬余双碗斋”相赠。随后,郭沫若推荐郑贞文为福建省政协委员、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,并聘请他担任中国科学院通讯员,每月汇来津贴费,直至1966年。

  郑贞文的儿子郑善在《记郑贞文》一文中说,他兄弟四人的名字也是郭沫若先生替他们起好的,先起了郑真、郑善、郑美三个名字,后来他的四弟出生了,郭老又替其起了个“郑玄”,意为“玄学”也是一门科学,“真善美”之后续一个“玄”也不失连贯妥帖。

  在《郭沫若文集》中,常提到“郑心南”这个名字,其就是郑贞文。

  郭沫若和郑贞文之间存在高尚的友谊,彼此道义相勉,患难相恤。两人青年时交结下的纯真情谊,终生不渝。

  • 福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主办
  • Copyright
  • 2005 www.fzdqw.com